“主人!小夏已经通过计算,算出了飞行器爆炸前的运行轨迹!”


        

紧接着。


        

一道被投影出来的宇宙画面中,以地球上方,国际空间站为起点,一道荧光色的红色虚线,开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延伸。


        

小夏的计算还在推演。


        

这道红色虚线,正是小夏推演出的那架飞行器先前的运行轨迹!


        

赵凌飞睁大眼睛,盯着面前的一切。


        

他早就已经知道小夏的存在,也知道小夏是拥有自我意识的ai智能。


        

只是,这一刻,他还是被小夏的能力震惊到了。


        

因为,面前投影出来的这片画面,很多都是人类还不曾探索到的距离!


        

大部分,都是小夏通过算力,模拟出来的真实宇宙!


        

这条红色虚线,最后在距离地球,数百万公里之外的位置,停下了。


        

而后!


        

这条虚线开始朝着反方向开始运动!


        

目的地,地球!


        

不知道过了多久。


        

红色虚线最后停止的位置是,地球!


        

贺厉存的眼神一沉。


        

抿着唇,久久没有说话。


        

赵凌飞睁大眼睛,盯着投影出来的数据:“贺爷,这是什么意思?这架飞行器是从地球飞出去的吗?”


        

没人回答赵凌飞的话。


        

安静中。


        

贺厉存的手机响了。


        

电话那头,一道急躁的声音传了过来:“贺帅,叶明朗不见了!”


        

......


        

一间完全没有自然光照射的房间内。


        

灯光下,一间装修高档的客厅内,叶明朗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茶几上,只留下了一张纸条。


        

「为了报答你的款待,我准备送你一件礼物,相信很快,你就会知道礼物是什么了。」


        

贺厉存死死握着这张纸条,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终于开始行动了。”


        

“来人!给我追!”


        

“是!”


        

“是!!”


        

境外。


        

北美顾家。


        

顾老爷子病倒了,他躺在病床上,听着长子的汇报:“废物!都这么长时间了,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继续给我查!!!”


        

顾老爷子拿起手边的茶杯,直接朝着中年人砸了下去。


        

中年人将头压得更低:“爸,您好好休息,我会继续调查的。”


        

临走。


        

叮嘱房间内的护工照顾老爷子后,中年人便退出了。


        

走廊。


        

中年人皱着眉,其实,他并不是一无所获。


        

只是,这些日子调查到的信息,太过惊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向老爷子开口。


        

沉默着。


        

中年人拨打了一通电话。


        

电话显示的联系人,是蒋封行。


        

只是,电话并没有接通。


        

中年人皱着眉,警觉立刻拉满了:“查一下欧洲那边的蒋家!”


        

“族长,您的意思是?”


        

中年人眼神闪动,一种不安的想法生了出来:“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马上派人调查一下,有蒋家的消息,马上向我汇报!”


        

“是!”


        

“是!!”


        

欧洲。


        

此刻这里,还在黑夜之中。


        

蒋氏庄园。


        

蒋老爷子今天睡得格外早,不知道是这几天带孩子累到了,还是昨天晚上没休息好。


        

儿童房内。


        

几个小家伙,也早早入睡了。


        

就连整晚负责照顾醒醒的奶妈,也昏昏沉沉趴在儿童床前,睡着了。


        

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异香,充斥在房间之中。


        

安静中。


        

一道脚步声,响起。


        

随着卧室把手转动。


        

门,开了。


        

一道黑袍身影,出现在了卧室门口的位置。


        

黑袍人全身都笼罩在袍子之下,只能看到对方的身高足有一米八以上,并不能看清是男是女。


        

这道身影,走到熟睡的醒醒身边时,停下了。


        

斗篷下的一双眼睛,贪婪地盯着床上熟睡的孩童。


        

他伸出手,去抱醒醒。


        

然而。


        

他刚伸出去的手,还没伸出去。


        

一道恐怖的枪声就响起了。


        

紧接着。


        

一枚子弹,以恐怖的速度,直接洞穿了黑袍人的手腕。


        

一道阴沉的声音,从走廊响起:“叶明朗,我等你好久了,你终于肯行动了。”


        

听到声音。


        

黑袍人笑了,他摘掉笼罩住半张脸的斗篷,一张年轻的亚洲面孔,暴露在空气之中。


        

这张脸的主人,正是前不久,刚刚在夏国消失的叶明朗!


        

叶明朗微笑着,盯着门外出现的蒋封行:“按照辈分,你还要叫我一声舅公,难道,你母亲就是这么教你,对待长辈的吗。”


        

蒋封行阴沉着脸,没出声。


        

紧接着。


        

一道原本该消失在这个世界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这道身影全身也笼罩在跟叶明朗同样的黑袍之下。


        

随着这道身影出现。


        

叶明朗似乎猜到什么,眼睛因为惊讶,而微微睁大了。


        

视线中。


        

这道身影缓缓取掉斗篷,一张与蒋翩枝酷似的面容,出现在叶明朗的视线之中。


        

叶明朗脸上的笑容全部收敛了,死死盯着面前出现的这张面孔:“没想到,你竟然,活着回来了。”


        

本该消失的顾向晚,平静站在门口的位置。


        

她的目光中,染上了一抹怜悯。


        

她有些可怜地盯着叶明朗的方向:“叶家的族人几乎都被你屠杀殆尽,你也该满意了。”


        

“满意?”


        

叶明朗笑了,笑容不再是之前的那种和善,而是逐渐变成了疯狂:“你知道什么?叶家人,就不配活着!他们可是杀了你母亲的罪魁祸首,向晚,难道,你就不想替你母亲报仇吗?!”


        

叶明朗狞笑起来。


        

他似乎感觉不到疼痛,那只已经被子弹穿过的手掌,径直朝着醒醒的方向抓过去。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我早该猜到,这个孩子拥有神级血脉!”


        

“叶家那群蠢货到死都不会想到,叶家唯一能实现长生的人,只有我!”


        

砰!


        

又是一声恐怖的枪响!


        

没人知道这个房间内发生了什么。


        

过了很久。


        

顾向晚抱着还在沉睡中的醒醒,走了出来,她垂着脸,望着怀里的孩子,脸上浮现一抹温和:“睡吧,一切都结束了。”


        

似乎听到了声音。


        

醒醒迷迷糊糊睁开眼,望着面前的脸,他奶乎乎搂着对方的脖子,脑袋也在对方的身上蹭了蹭:“妈咪,你是不是想醒醒啦,醒醒也想妈咪。”


        

这句话刚落下。


        

小家伙就又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