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事虽然是因为溜溜弹起的,但是现在是我和陈鸭还有店老板的事了,跟溜溜弹没关系了。


        

我自然也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走之前他还给我道了几句歉,说他不知道我和这个女服务员认识,要是知道的话,那会就不会凶人家了,他让我别往心里去。


        

我指着陈鸭说:“你凶的是人家,给人家道个歉。”


        

溜溜弹这才走到陈鸭跟前,点头哈腰很卑微的道了歉。


        

明明是溜溜弹给陈鸭道歉,但陈鸭却表现得比溜溜弹还要害怕紧张,也不停的弯腰点头,反复重复着说没事,整的我也挺哭笑不得的。


        

溜溜弹走后,我心里也嘀咕着:


        

这逼现在跟我说话这么客气,看来是真的服我了。


        

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服了。


        

按理说我弄掉了人家手指头,造成了一辈子残疾,心里应该很恨我才是,说不定是表面上臣服我跟我客气,回头一点有机会了,还是要找我麻烦吧?


        

话说陈鸭走到我跟前,我当着她的面质问老板加班的事。


        

我很生气的说道:“你他妈不知道她是学生?不知道她还要回学校?说好的每天工作到九点,你让她工作到这么晚?半夜十一二点回学校你放心吗?如果是你女儿你会这样对她?而且就给他妈一百块,你打发要饭的啊?”


        

张龙一听也恼火了,他问我:“多少?这逼一个月给人家一百块?”


        

“可不是咋的。”


        

“草,这不是欺负人吗!”


        

说着,张龙拿起一个啤酒瓶直接就盖在店老板的脑门上了。


        

啤酒瓶当的一声就碎了,啤酒沫子和瓶子碎片炸在店老板的脑门上。


        

陈鸭被这一幕吓到了,还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往后面退了几步。


        

说真的,她这一声“啊”叫,是我认识她之后听到她说话声音最大的一次了。


        

我给她说别紧张,一点事也没有,就算是出事了也是我和店老板的事,跟她没关系。


        

完事我就让店老板给我拿钱,把陈鸭的工钱先算了,包括每天的加班费,我给他说工钱可以按照他之前一个月一百算,一天就是三块多钱,但是加班费用一天给一百,我还问陈鸭一共上了多少天班。


        

陈鸭这时更是被吓得摆摆手说:“不……不用这么多……你……你就让他把工钱给我就行了……”


        

“那哪行呢,我们哥几个搞这么一通,不就是给你出气么,他故意这么欺负你,那就别怪咱心黑,该给他要的。”


        

陈鸭很坚决的摇头,说他不能要,我本来还想趁机说教她几句,让她别这么善良老实,以后会经常被人欺负。


        

但是又一想:


        

劝有用吗?


        

这种性格都是从小养成的,这么多年了我劝几句就能改变?


        

何况现在这种时代,这么老实善良的女生也少见了,还是让她保留着这份纯真吧。


        

随后,我又让店老板拿钱。


        

对于我的“过分”诉求,店老板肯定是不乐意的,他只是冷笑着说等他的人来了,让我想要多少钱直接跟他的人说。


        

我也冷笑着说:“那等你的人来了,可就不是这个价格了。”


        

老鼠这时还把我拽到旁边,然后悄悄说道:“咱要不要让咱大部队也过来?万一他们叫的人比较多呢?”


        

“等人来了再说,我觉得人不会很多。”


        

正跟老鼠说着呢,我听见外面有摩托车声,是那种很急促的轰鸣声,完事轰鸣声还在店门口停止了。


        

显然是店老板的朋友来了。


        

紧接着,有好几个人冲进了店里,我扫了一眼见只有五六个人,自然也松了口气。


        

这几个人跟店老板年纪都差不多,都算是中年人了,看起来也没我想象中的那种社会大混子的形象,而是看着就像是普通中年人,有个人甚至还戴着个眼镜,斯斯文文的,看起来像是个老师似的。


        

我寻思这店老板之前估计也是吹牛逼的,还说这些人年轻的时候拿枪和人对喷呢,吓唬谁呢?


        

这帮人来了也不问情况,店老板指着我们说就是我们打的之后,立马就冲上来要跟我们干仗。


        

可能是觉得我们都是小年轻,他们也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一开始的气势特别凶,但是打了还没一分钟呢,这帮人就开始往外面逃了。


        

毕竟我们兄弟几个的战斗力都特别强。


        

很快,这帮人就跑的跑,倒的倒,我们哥几个大获全胜,店老板这下也不嘚瑟了,我骂了他一顿,给他要了两千块。


        

拿了钱,我带人离开。


        

这件事我当时也没在意,想着可能就这样解决了,店老板估计也不会再想着报复我啥的了。


        

但是我没想到,这件事并没有就此打住,后面还有一系列的麻烦,不过也算是给我打开了一个开拓其他地盘的契机,这个咱后面再细说。


        

到了街口,我让其他人先回去,我则带着陈鸭,朝着学校而去。


        

在路上,我不停的给陈鸭钱,但是她只要她的工钱,其他的一分都不多要。


        

因为车里还有出租车司机,我也不好多劝,等到了她校门口,我干脆直接把钱塞到她手里:“这钱是因为你才搞来的,你还是拿上吧,这是他欺负你的补偿,不是……”


        

“不要不要……我不要……”陈鸭很坚决的摇摇头。


        

可能是太着急太抗拒了,她这时听着语气都有点要哭了。


        

我寻思既然这样,那就先不给她了,回头让她去我那上班,我多给她开点工资就行了。


        

“行吧,你不要我就不给你了,不过你后面来我这上班吧,我这里有很多兼职可以给你,时间也相对自由一些,不用你每天……”


        

“不用了……”


        

她再次拒绝我:“我自己找一个吧,今天……今天的事谢谢你了,我回学校去了……”


        

聊下这话她转身就要走。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晚上我的行事作风吓到她了,她当时有种要逃离我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咋的,当时还突然叫她:“等等,你给我回来!”


        

陈鸭还是很听话的,跑出几米外的她立马停住脚步,然后回头看着我。


        

“你回来。”


        

她乖乖的走了过来,然后问我咋了。


        

我说:“跟人说话啥的,戴着帽子就算了,口罩怎么也一直戴着啊,这样不礼貌。”


        

其实我这时是想看看她。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的样子太惊艳我了,我现在还想再好好“欣赏”一下。


        

毕竟看美女能让人心情愉悦很多。


        

陈鸭倒是也没犹豫,她立马把帽子口罩卸下来。


        

完事还解释了一句:“我……我头发好几天没洗了,油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