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现在还觉得,不需要我吗?”


        

耳边再次传来男子喑哑之中带着几分魅惑的嗓音,说着,他像是察觉到了姜晚宁心中的动摇,便故意在她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姜晚宁顿时感到耳畔一阵灼热酥麻,半边的身子瞬间便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她缩了缩脑袋,半边的脸颊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红晕。


        

此刻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姜晚宁根本没办法再思考了,偏偏一抬眸,便对上了燕珩那张惊为天人的妖孽脸蛋,那双幽深含笑的眼眸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眼神之中有一种将她彻底看穿之后的势在必得之色。


        

姜晚宁瞬间乱了阵脚,不敢再看他的双眸,只磕磕巴巴道:“需……需要的吧……”


        

毕竟他说得有理有据,她根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如若他是为了国家大事而这么做,她哪里还有理由去质疑他的决定呢?


        

毕竟她才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而已,不论是对两个国家的了解,还是对权谋政治的敏锐,都远远不及眼前这个人,不仅仅是她,就算是她觉得已经十分厉害的齐渊也是一样的,这世上有几个人能比得过仅仅用五年的时间便辅佐燕国皇帝将整个国家治理成这般模样的?


        

“那晚晚小姐,还生我的气吗?”


        

燕珩见她这个模样,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好在自己早些年打下了比较好的名声,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比较好的印象,她这才轻易便相信了自己的话,也多亏了她如今还是比较单纯好哄,否则还不知道要如何疑心,她才肯接受自己。


        

姜晚宁闻言,认真地想了想,表情有些不太自然道:“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好像还是有点生气……”


        

“还有一点点生气?哪里生气了?”


        

燕珩一脸不解地看着她,眉头轻蹙了起来,继续思考自己究竟该如何哄她高兴。


        

姜晚宁却转移了话题,一脸严肃地问道:“你说你要和我一起去南齐国,你准备以什么身份在我身边呢?这件事情齐渊可知道?”


        

“他知道。”


        

燕珩道,“我在来寻你之前,便已经和他商议过了,他是我选中的聪明人,自然明白该怎么做。至于我的身份……阿宁希望我是以什么身份,陪在你身边呢?”


        

对于燕珩的回答,姜晚宁虽然表示理解,但心里难免还是有些惊讶,不由得感叹道:“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与他竟然也会有合作的一日,我不信你不知道他对我的心思,想来他应该也知道你对我的心思,你们竟然能握手言和……”


        

“为何不能呢?”


        

燕珩轻轻一笑,语气认真道:“我从未将齐渊当成敌人,更不曾将他视为情敌,因为我知道,阿宁的心里只有我,也只对我心动了,对吗?”


        

眼前之人眼神炙热,语气笃定,一双深邃漂亮的凤眸之中仿佛只容得下她一人,被这样一个人,用如此深情款款的眼神看着,姜晚宁哪里还能招架得住?


        

更何况,她本就已经对他无数次的心动,此时她自以为镇定自若,实际上脸蛋已经完全红透了,别开视线故意不去看他,她轻咬下唇羞赧道:“才没有……你未免也太自信了……”


        

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总不能那么快就承认自己的心思,让他以为轻易便能得到她,到时候他以为自己就非他不可了,日后定然就没那么在意她了,她才不要承认!


        

燕珩捏着她的脸转过来,让她不得不看着自己的眼睛,他继续问:“阿宁,你喜欢我吗?”


        

对上他眼眸的瞬间,姜晚宁眼眸微颤,像是被彻底蛊惑了一般,怎么都说不出半个不字来。


        

“我……”


        

她刚想开口回应,眼前的人脸却倏然放大,还未说出口的“喜欢”二字,直接便被他吞入了腹中……


        

他看起来薄薄的唇瓣,却有着一股强大的魔力,在她唇上流转之时,轻轻松松便能让她失去理智,失去思考,完完全全陷入他主导的小世界之中。


        

清醒时的他,比醉酒时候的他更多了一些技巧,更显从容不迫,他似乎很清楚她的喜好,先是轻轻吸吮着她的唇瓣,然后再一点点慢慢撬开她的齿间……


        

很快,姜晚宁的眼神就多了一些迷离,身子也软了下来,手臂勾住了他的脖颈,渐渐开始回应他,既然他不让她说出喜欢二字,那么,就让她用行动来表明吧……


        

她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喜欢极了!


        

听到他的表白,得知他那般深爱着自己,她很高兴,高兴得不知所措,高兴得快要失去理智了!


        

情窦初开的少女,在感情上更加的直白和热烈,有一种义无反顾,烈火烹油般的热烈。


        

燕珩感觉到她兴奋地横冲直撞,虽然是生涩的,但却又是最直接,最纯真,最热烈的,他稳稳地接着她给的一切,包容着她的莽撞肆意,没有人知道此刻他的内心,是如何的悸动,这一刻的他,有多么的幸福与满足。


        

“晚晚姐姐……你在做什么?!”


        

突然,一道不合时宜的,因为震惊到极致后变得尖锐的嗓音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响起,瞬间打破了氛围,让原本沉溺在绵长亲吻之中的二人如梦初醒。


        

在听到纳兰锦玉声音的那一刻,姜晚宁几乎是下意识地睁开眼,一把将燕珩给推开了。


        

燕珩也被惊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纳兰锦玉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他明明就提前安排了人在暗处蹲守,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人在这个时候出现打扰他和阿宁……


        

然而下一瞬,纳兰锦玉一个闪身便出现在了姜晚宁的身前,牢牢将她护在了自己身后,一脸警惕地看着燕珩,顿时满眼火光怒不可遏道:“方才我就听闻有个护卫鬼鬼祟祟跟着晚晚姐姐,没想到你一个小小护卫,竟然敢如此轻薄我姐姐,你死定了!我今日定要杀了你!!!”